海棠依旧,依旧,海棠,短文短篇,短篇美文,胡同,马蹄,女流文学网

来源:本站2019-07-1475 次

海棠依旧,依旧,海棠,短文短篇,短篇美文,胡同,马蹄,女流文学网

㈠阁楼外,晓梦轻寒。

雨又淅淅沥沥个不停了,恼人的,这春雨。

梨花胜雪,海棠铺绣。 你说过,你会在海棠盛开的时候,循着幽幽的胡同,骑着高头大马来迎我。

你说会我一辈子的荣华宝贵。 又一年的风,穿过胡同,梨花雨,湿了谁的梦?纷飞的花瓣,一如那年你马蹄轻扬,浮尘轻舞。 一步一回头。

风烟弥漫的路口,渐行渐远的白衣身影在濡湿的眼底看不清你的容颜。

哒哒的马蹄一声声扣响在心里,被凿出一个洞,无数虚无的风漫进来,心空空空空……无声的是你的不舍,还有我不变的着恋。

㈡那一年,拜别娘子,去京城赴考,只为换取一纸的功名,让娘子不再受累,能够过上宝贵荣华的生活。

离别的痛,时时萦绕心里。 但我知道,为了我们更美好的未来,只得暂时的忍受着分离。

三年,很快就会过去的,考取功名,我就骑白马去迎接娘子,带她长安游街,一日看尽长安花。

㈢时间太瘦,指缝太宽,不经意间已是沧海桑田。

又一个三年晃过去了,铜镜里那妖美的容颜已染上了斑驳。 等待是无尽的期许,而我仍愿执着。 胡同里爬起了苔藓,一点点映绿了窗台。

开始埋怨起自己,不该让你去求取什么功名,我也不想要什么荣华。

只要跟你在一起,简单清贫一点,便可以很幸福。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倒斜阳。

雁声呢喃,可是你远在千山万水的消息,托它们报一声平安?㈣长安,梦想破灭的地方。 以为寒窗数十载,苦读诗书,终有一日会得以施展才华,被考官相中,实现书中自有黄金屋的愿望。

一路跋涉,盘缠早已散尽。

几番求荐,屡遭官吏勒索。 寄食旅馆,马儿也早已典当了。 饥寒交迫,漂泊长安。

那些达官显贵的纨绔子弟,一个个托着礼部待郎之侄董丞相外省远戚的拜贴,掷于主考官座位之上,然后趴在桌子上,就着试卷的墨香,无忧睡去……而我,一介书生,搁上笔,在心里默念:娘子,再等三个月,待放榜那天,我一定,一定会回到你身边。

㈤三伏天,两相望,朝朝亦相思。

每一个起风的日子,都会牵挂你会不会受寒;每一声轻扣的马蹄声,都会引起我迟暮不归的视线;每一个无声的夜里,都会抱着你写的诗卷入眠。

多情的梦里,总有那哒哒的马蹄踏过,惊起栖息在海棠上的飞鸟。

滴落的露珠,湿了一方枕巾,变碎了一地的尘。 已经第九个年头了,墙角的苔藓绿了再枯,院里的海棠,开了又败。 青丝渐染上白霜,巷口的宅院里,几时又拆迁了几户人家?只是,我有一个感觉:你就快回家了。

㈥翰林院的墙外张了红榜,人头攒动。

兴高采烈地去,无比黯然的退场。 那么大的一张榜,去单单没有我的名字,一遍,再遍……终还是不见。 耳边那些中榜之人小人得志后的笑语,只如一根刺,深扎在心脏里,那么生疼。 一个人坐在酒肆里,没有表情。

只一碗接一碗喝醉,直至酩酊大醉。 夜,深沉如水。 徘徊于皇城之外,天子脚下,竟是如此不堪!将满面腔愤慨题于墙上。

自此,对这个饱含了泪与悲伤的城市不再有丝毫留恋。

梦中久违的是娘子那静美的容颜,铜镜印无邪……嘈杂的拍门声扰了我的梦。

一群官兵不由分说便把我五花大绑,押解到总兵面前。

官府说我题诗于皇城之上,辱骂朝廷,密谋造反。 收押在监,严刑利诱,逼我供出其他同党。

狱吏每每凑过来使眼色:你聪明点儿,交些银两,自可少受些皮肉之苦。

我苦笑,胡须刺破了肌肤,黑发染上了白霜。

我开始后悔起当初的选择,什么狗屁功名,什么高官厚禄,什么千古文章,终不过过眼云烟。

而你,才是心中不变的永恒。

  • A+
所属分类:情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