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犬相公的仵作妻萧忆,甄琬 情感说说图片

来源:本站2019-07-0780 次

忠犬相公的仵作妻萧忆,甄琬 情感说说图片

《忠犬相公的仵作妻》主角萧忆,甄琬,是帅气的二油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萧忆,甄琬小说讲述了女法医甄琬一朝穿越,到了古代不说,还捆绑了个便宜夫君。 别人的夫君招桃花,她的夫君招命案。

去哪哪死人,官司缠一身,就连洞房那天也不消停!萧忆:被窝已暖好,娘子快来!甄琬:案子查完了?滚!精彩章节待萧忆挖好一个浅坑,忙又跑回房中,站到那歌姬诗云面前,竟是“咚”的一声跪下来,狠狠磕了个头。

“诗云,今生没能替你赎身,害你心生绝望,服毒自尽,皆是我的过错,你……你这辈子安心去了,咱们来世再做夫妻啊!”说的那叫一个感天动力。

说完,萧忆又是郑重的一磕头,深吸一口气,扶住了女尸的双肩……突然间,门前传来一声暴喝:“孽障,你这个孽障!”如雷贯耳的声音震的甄琬一个哆嗦,更是让搬尸体的萧忆吓得哇哇大叫。

他腾地转过身,望见门前突然出现的几个人,顿时跟颗白菜似得焉了下去。 “爹?你们怎么,都来了……”站在最前的中年男子正是萧忆她爹了。 这人本就身材魁梧,此时更是直指萧忆鼻尖,一副要把儿子撕碎的疯狂模样,与他身上喜庆的暗纹金线华服形成鲜明对比。

更是有位华服妇人望见歌姬尸体后吓的花容失色,躲在了萧忆爹身后:“将军,忆儿的婚房内,怎的会有死人?”“那就要问问这不成器的东西了!”萧将军满脸的恨铁不成钢,“要不是刚才翠儿跑来与我们说你大半夜的在院子里挖什么坑,我还不知道你房里出了这么荒唐的事!”萧忆急的直抓头,连站都不敢站起来,就跪着转个身,跟他爹解释起故事始末。

歌姬,赎身,自尽……然而,这些苍白的话语压根没有微微浇灭萧将军的怒火,反倒是起了火上浇油的效果。

“逆子!你竟敢在给你亲娘守孝的期间私会歌姬!还闹出这等丑事!”萧将军额上青筋暴起,“你娘就是替你操心太多才早早去的,可你还是这般纨绔不堪!”说着就单手抄起脚边的案几,朝萧忆打了过去。

这父子俩打的打,叫的叫,其他人看热闹的看热闹。 而甄琬就像一个局外人一般,缩在角落里,默不吭声的看着这闹剧般的场面。 重生在一个没有亲人朋友的世界……这陌生又不适的感觉瞬间爬满她的全身。

这房内的每一个人都有他们的过去,他们的故事,他们的人生,而她甄琬却只迷惘和孤独的灵魂。 有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还是和女尸待在一起的时光更安心。

“娘子救我!”一声颤巍巍的呼救声突然响在甄琬耳边,正是萧忆呲溜一下滑到她的身后,像只老鼠一般缩起来,只露一双眼睛望着他怒发冲冠的爹。 萧将军的案几已高高举起,望见甄琬的那一刻,动作才生生地停在了半空。 这个新娘子,真是太没存在感了,害的他现在才想起这屋里还有她这么个人。 “咳。 ”萧将军清清喉咙,转身道,“你们几个,把这东西抬到仓房去,明儿一早,趁天还没亮,给抬到乱葬岗去埋了。

”说罢将案几重重的摔在地上,携了那娇弱的美妇人一同出了房门。

这会子功夫,有挡箭牌的萧忆又活跃起来,推着甄琬就往门口走,边走边大喊着:“爹,爹!我今晚住哪啊?不能还住这儿吧!”萧将军停下脚步,却不回头,只道:“你胆子不是大得很?连尸体都敢埋自家后院,就住这儿挺好!”说话间,几个着粗布灰衣的男子飞快的走进来,抬起僵硬的女尸,又飞快的走了。 新房内很快安静下来,就好像适才那场风波只是过眼云烟一般。

唯一令萧忆感到庆幸的是,女尸还没进入高度腐烂状态,尸体并没有在地上留下什么诡异的痕迹。

而唯一令甄琬庆幸的是,这个萧忆今晚应该不会对她有什么冲动了。

她精神高度紧张了大半夜,刚放松下来,便有阵阵困意袭来。 左右望了望,便相中了书架旁摆放的一张贵妃榻。 贵妃榻固然舒适度不如床榻,躺在上边连腿也伸不直,但对于甄琬来说,更像是个独立又有安全感的孤岛。

“哎哎哎,干嘛去?”萧忆却在背后嚷了起来,话音还未落,就又将甄琬拦腰抱了起来。

身形高挑又有力的萧忆抓甄琬跟抓一只鸡一样轻松。 “你疯了?!”甄琬不可置信道。

刚才还含着泪对歌姬说“来世做夫妻”,被亲爹打的哇哇叫的人,这一刻又化身色魔了?“没有啊。 ”萧忆坦然的说,面上再不见那跟他求饶的可怜神色,笑嘻嘻道,“嘿嘿,你身子弱,要睡床上。

那贵妃榻嘛,就留给我了。

”甄琬:“……”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小子是对这张床产生恐惧了,所以要跟她抢贵妃榻,她可求之不得。 萧忆见甄琬丝毫没有反抗的样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对这个传说中的恶婆娘又多了一层印象,胆大包天。 他又将几根熄灭的红烛重新点燃,缩在贵妃榻上,虽面上嘻嘻哈哈的,但想到今晚发生的一大堆事,以及烦恼的明天和未来,还是头疼不已。

父亲估计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他渴望已久的美娇妻却成了臭名昭著的母夜叉……绝望啊!甄琬才不知他脑里的想法,只想着这床榻比贵妃榻要舒适暖和的多,便睡着了。

真累啊,这是梦吗?……第二日,甄琬再睁眼的时候,阳光已洒进了屋中,明亮又温暖,一眼望见的依旧是喜色的薄被与这张有故事的婚床。 她将手压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多么鲜活有力的心跳啊!这崭新的血肉是这样的真实,她真的活过来了!上辈子,她患胃癌的时候才二十岁出头,是女孩子最美最鲜活最充满希望的年龄,却在备受折磨后被死神带走。 那时她是多么希望上天能再给她一次机会。 再活一次,她一定更加善待自己,不为了学习、实习而糟蹋身体。 而这具身体的前身——甄琬抚上自己的面颊——如此美丽,却因为不愿嫁给纨绔公子哥萧忆而绝食自尽。 “那么你的生命,就由我来延续了。

”不管未来等待她的是什么,她都会坦然面对。

……想通了这一切,甄琬长舒一口气,翻身坐了起来。 一张巨大又黝黑的脸,正正的摆在她的面前。 “啊!——”。

  • A+
所属分类:情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