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社会》 第66章

来源:本站2019-07-10194 次

《混社会》    第66章

    轰动一时的“三乐园”烧烤城杀人案,震惊了省市公安系统,省里的刑侦专家到市刑警队督察办案,开始介入调查“三乐园”烧烤城斗殴杀人案。

  “三乐园”烧烤城斗殴杀人案当天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到案,除去死去的吕博。

经过询问和调查,当天在“三乐园”烧烤城一直看热闹的两个老师傅经过侦查和询问后,作了详细的笔录,签字画押,就放了。

鞠铁军供诉的最为简单,因为整个打架、杀人过程他看到的是支离破碎的画面,并不完整。

所以,佟虎逼和两个老师傅的供诉成为了他们这一方最全面的参考案情的供词。

另一方是子弟七杰中的涉案几人,对以上整个事件对方的供诉没有异议,表示认同。   案情起因简单,冲突的导火索是因为佟虎逼一方提到一个人的名字:“大庆”!对方黄八一寻事的起因也是因为一个人的名字,还是大庆。

  第二天清晨,大庆在拆迁办的宿舍被窝里梦游,让当地派出所民警摁住,扭送到市刑警大队,当进入刑侦支队的大门时,大庆似乎明白了。 大庆第一感觉是自己在拆迁办打架的事犯了,这不算什么大事,打个架蹲几天看守所十几天就放了,况且还有菜头他们,不可能不管他。

  审讯大庆的是刑侦队的一个支队长,名字叫权佩云。 当权佩云和一个刑警走进来时,大庆脑袋轰一下子,蒙圈了。

他知道,刑警支队长亲自来审讯犯罪嫌疑人,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有多大,是个混子就明白,案情重大。

  “说吧!”铁掌权佩云坐下后,死盯着大庆说。

  这是警察一贯的做法,打过了无数次交道,大庆明白,假装害怕低下头。

  “说呀!”铁掌权佩云瞪眼,一只手使劲一拍桌子,问:“快说自己混哪里的?”  “我是上班的。 ”  “放你妈个屁!你家哥三个就没有一个有工作上班的,全是二混子,以为我不知道吗?啊?”铁掌权佩云站起来,嗓门提高了起来。

  “我真是上班了,在拆迁办上班都有一年多了。

”  “我不知道嘛,挂了号的城郊混子菜头不就是你们老板吗?是不是?”  “是!是。

”大庆慌乱的点头。

他心里比谁都知道,铁掌权佩云的大嘴巴子是社会混子们的噩梦,小雪挨了他两记耳光后神情恍惚,宝葫芦挨了几记耳光直接导致昏迷不醒。   “你们那也叫工作?骂哑巴、敲寡妇门,专门欺负老实人,是人干的活吗?”  大庆满脸堆笑:“没有没有!社会主义国家不敢不敢!”  “说吧!”  “说啥?”  “佟虎逼认识吧!”  “知道有这么个人,钢铁公司的。 ”  “你就和我装傻充愣吧,一会儿有你哭的!”  “你看你咋不相信我,真的权哥,我就是知道有这么个人,没来往。 ”  “谁是你权哥!”  “我错了,叫权队。

”  “你认识黄八一吗?”  “黄八一!不认识。

”  “子弟七杰知道吗?”  “听说过,最近出来一帮小年轻的,听说各个会武术,还贼能装!”  “没有接触和一起做过什么吗?”  “我只是听说过,都没有见过。

”  “老实回答!”  “真的!撒谎我是你儿子!”大庆用眼睛说明他没有撒谎。   “鞠铁军你也不认识了?”  “鞠铁军我认识。

”  “鞠铁军是干什么的。

”  “听说是开个洗头房。

”  “听说!什么样的洗头房?”  “不清楚。 洗头房应该就是剪剪头洗洗再吹吹风的店吧。

”  “不老实,是不?”  “没有,哪敢呀!”  “欺男霸女的事你忘了!”  “都什么社会了,谁敢欺男霸女。

”  “把我刚才问你的话回忆一遍,特别和你提到的人,佟虎逼,黄八一和鞠铁军他们和你有什么瓜葛?”  “没有……”  大庆话没说完,铁掌权佩云已经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巴掌扇过去,大庆“噗通”一声从凳子上栽倒在地。

  “让你和我扯犊子!你他妈以为我没事找你玩呢,是不?”铁掌权佩云站在桌子对面,棱眼看着大庆说。   大庆脑袋昏昏然,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双手扶了又扶桌子的边沿,慢慢重新坐下来。

  “说!你去没去过鞠铁军的洗头房?”  “去过。

”  “有没有用菜刀背砍过人?”  “我那是自卫。 ”  “人家打你了还是骂你了?你他妈的用菜刀自卫?”  “菜刀不是我的,是对方的。 ”  “对方没有用菜刀威胁你,你砍人家就是主动生事和防卫过当,知道吗?”  大庆没敢吱声。

  “你他妈的还强占民女,不管她是干什么的,都是中国公民,是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 你说,你这些够不够教养和判刑的?”  “我没有,不是鞠铁军说的那样。

”大庆突然给铁掌权佩云跪了下来。   “站起来!”铁掌权佩云断喝一声,“就你这德行也混社会!就你这熊样也知道欺男霸女!因为你杀人的人都得是啥人啥智商,我是真搞不懂。 ”  “我没有杀人!”大庆恐惧的申辩。   铁掌权佩云斜眼瞄着大庆,说:“你有那胆量吗?让你杀人你敢吗?”  大庆摇头,说:“不敢。 ”  “你把你在鞠铁军洗头房打架和霸占朝鲜族姑娘金花的事,今天在这里从头到尾详细说一遍,做个笔录。 从实说,要不有你好看!”说完,铁掌权佩云点支烟出去了。   李金被临时关在看守所里,手铐脚镣佩戴齐全,疲倦不堪的面容和已经死去的人没什么区别。 绝望中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看着自己手上和脚下佩戴的沉重饰物,李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时日已经不多了。 在看守所,每当有人从他的门口走过,李金都会冲动的对着窗口向外喊道:“你和他们说我不是故意的。 ”  命运无常,李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弟弟事隔几年会殊途同归。

而弟弟是主观犯罪,他自己算什么?他没有答案。   。

  • A+
所属分类:情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