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妻吴长乐》第20章 比猪轻多了

来源:本站2019-07-0876 次

《农门贵妻吴长乐》第20章 比猪轻多了

“嗯?”不问还好,这一问长乐兴奋的小脸儿立马垮了,才恢复点体力就走了这么多的山路,不光脚,整条腿都好疼!“疼!”憨巴男人高壮的身躯突然往她身前一挡,某女愣愣看着那人痛快地蹲了下来。

“来。

”“……”长乐长这么大都没有人这样背过她,不管是她还是赵翠花,都是她们经常背着弟弟……“项郎,你真好!”某女不客气地扑上去,往男人宽背上一趴,双手圈上人家脖颈,心里那叫一个感动!男人呵呵两声憨笑,轻轻松松把她背了起来。

“没啥,娘子比猪轻多了。

”“……”正感动的人一拳头砸到男人肩膀上。 “说啥呢?”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真傻?说这话活像故意调侃她!男人笑得更加浑厚肆意,加快脚步蹭蹭上山,嘴里还时而发出一声狂放的吼叫,活像野蛮的大猩猩!好吧,真是傻子欢乐多,背着个人出苦力还跑得这么欢快,谁说他不憨长乐都不信!不过还是被憨货的速度惊到,忙收紧双臂搂住人家脖子,却被男人蓬乱的长发糊了满脸。

“项郎,明天咱把野猪肉卖了给你买个发簪吧?”她不要求憨巴男人剔须是因为这时代好多男人以留须为美,可头发不一样啊,这么乱,天天披着多碍事?还可能被树枝扯住,怪疼的。 “不要。

”憨巴男人一点都不领情。 “为啥?”长乐一手拢住那头浓密的长发不解地问。 “不会用。

”项大郎这回答绝了。 “那我给你梳头。 ”讲真,她这些天自己都没有梳头,买个发梳才是正事。 男人停下脚步,侧头对上她的眼睛。 “疼,不梳。 ”长乐。

“……”还真是个憨巴!“那好吧,随你。 ”想要改变一个傻子,估计她脑子才有问题!两人回到山上已经不知是什么时辰,天空中布满了星星,长乐躺在没烧火的灶棚下,感觉有些微清凉。

看一眼身边憨巴男人宽宽的背,轻轻起身把被子扯开,盖他身上一半,自己一半,这才闭上眼睛。

跑了一天真的累坏了,加上身体还没完全恢复,长乐很快睡熟了。 男人听着她平稳的呼吸,缓缓坐起身来仔细瞧了瞧那张熟睡的小脸儿,把被子整个给她盖好,这才起身向着泥巴屋子后边走去。 灵气渐渐聚拢,又是一个时辰过去,男人披着一身月辉走了回来,身姿卓绝,脚步轻盈,哪有半分憨相?长乐是被大黄给舔醒的,手上温温热热,一张眼就看到大黄在朝她摇尾巴。 “项郎,什么时辰了?”她可没忘今天要去集市,可目光寻遍四周也没见到憨巴男人的影子,心料大概是已经出发去了黑熊山。

长乐也马上起身,换了身衣裳,带着大黄来到溪边洗漱,顺手把那身红嫁衣和她家憨巴男人的破中衣都给洗干净,这才回到泥屋前。 把衣裳搭到树枝上晾着,里外看了一下,泥屋也已经干得差不多了,等晌午回来再烧一下炕晚上应该就能住。 长乐四周瞅瞅,怎么都感觉这房子也是新搭得不久,不像住了多年的模样。

心下不由有点奇怪,按说这项大郎在山里住了有些年头,怎么之前都没搭房子吗?不过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来了,就得想办法把日子过得舒服点才行!寻了把旧砍刀,长乐开始在近处清理杂草和矮树棵,打算把院子扩大一些,然后再别个篱笆,这样比较像个家的样子,也有安全感。 干活的同时长乐发现这山上的石头是真多,虽说不至于没有泥土,可也算得上是泥石掺半了。 试着往下挖了挖,让她惊喜的是尺半多深往下石头反倒是少了,泥土的质地和成色还都不错,也不怪这山曾经长了不少的参天大树,其实还是很有养分的!不过近半米的石头层也是够受,这么恶劣的条件连野菜种类都少。 长乐向远处望了望,有些明白了山上石头的来由,在这石山后方几里外有一座陡峭的庞大山峰,很高,外体山岩驳落严重,处处都是悬崖峭壁,应该是在历史长河中产生过多次塌方和泥石流滑坡,将这四周相较低矮的山坡全给埋上了碎石。 显然这连绵的石山形成有年头了,在赵翠花的记忆里它始终是一片荒芜,如果她蓦然把这样一座座山坡全变成土地,估计会被人当成使了妖术吧?长乐叹了口气,现实远比想象复杂,不说她的致富路难行,就说眼下这个家,没米没粮,没被没床,连洗衣裳的木盆,割草的镰刀都没有,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不能心急,还是一步一步慢慢来吧。 收拾出了两个泥屋那么大的空地,长乐看看天,大概已经卯时了,正有些心急就听到了大黑传信般的叫声,大黄马上又窜了出去,长乐也直起腰来向着憨巴男人归来的方向眺望。 很快,那道高大壮实的身影就扛着猎物出现了。

长乐迎上前去。

“项郎,累坏了吧?”项大郎张着黑眸看她一眼。

“猪让野兽把肚子掏了。 ”长乐闻言瞧了眼他肩膀上扛着的野猪,其实不仅是肚子,三百来斤的猪被啃得很难看,猪肉被撕得到处都是齿印,除了个猪头别处看着都挺恶心!憨巴男人见她愣住,头一低,明显很难过的模样。 “我放溪里了,不知道是什么咬的。 ”长乐笑笑。

“没事,咱们把好肉割一割,等下拿集市上卖了换点钱买米,昨晚已经吃了一肚子肉,少吃点无妨。

”男人闷闷地“嗯”了一声,把那被啃咬得乱糙糙的猪肉扔在了地上。

“明天我再去打好的。

”长乐看他的模样怪心疼。 “山里野兽多,你没被咬到就是万幸了,不还有这么些肉呢吗?能卖不少钱呢,换成粮够咱们吃一阵子,打猎的事不急,你先歇着,我来把肉处理一下,脏了的不能卖,把人吃坏就不好了。

”要说这野兽也是奇怪的东西,专吃那些肠肠肚肚,剩下的虽说咬得有点破相,不过剔一剔却都是结结实实的好肉。 憨巴男人看着她,黑眸中一片纯净的柔顺。 “嗯,我不累,你给我洗衣裳,肉我割,脏的给大黑和大黄吃。 ”长乐笑起来,上前帮他把沾满脏血的短衫脱了,拿在手上喊大黄。 “我去溪边洗,免得还得你担水,还有半个时辰咱们就得下山,不然赶不急了,你快点弄。 ”不想男人竟然把野猪拎起跟了上来。 长乐不解回头。 “你干嘛?”。

  • A+
所属分类:情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