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再要个孩子(9)

来源:本站2019-07-24177 次

259 再要个孩子(9)

“你们太兴师动众了,其实只是普通的胃病。

”那么轻轻地说着,不想吓着大家。

“还说普通?医生怎么说的你忘了?”陶微又瞪她,不准她隐瞒实情。

她是哭笑不得,她跟自己爸妈不隐瞒就罢了,但是人家容家人,她怎么好说的那么严重?容总裁就只是在一旁听着,也不说话,刘君都告诉他了,是除夕晚上住的院。

那晚他喝醉了,她出了事。 裴彬那小子虽然没有承认,但是落下的手机里有通话记录,也有照片信息,他当然可想而知。 不是自作多情,他就是很肯定是因为裴彬跟她说了什么刺激了她。

那家伙,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的。 只是,如果不是那家伙捣乱,他现在还在家里承受思念之苦。

“怎么会这么严重了?大过年的又病倒,前段时间我就看到她脸色一直不好,想要把她留在老宅吧她还死活不同意,你这个宝贝女儿啊,别人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陶微也叹息:“可是他们始终都离婚了,住在你那儿还不是遭人闲话?”“闲话什么?小慈跟小丰哪个是怕闲话的人?这两年大大小小的报道我都看的麻木了,再说,就算他们俩以后不再和好了,我认个干女儿总行吧?还是我孙子的亲妈妈呢!”刘君又说道,俩女人一旦说起这事,就好些话一时半会也说不完。

“行了行了,我看咱们几个还是出去说吧,别吵了她休息。

”容平说道,然后四个人抱着孩子离开了。

他还在门口靠着,也不走近,只是低着头像是在想什么的样子。

她觉得冷,开着门。 但是又不好起身去关门,还挂着药水呢。

楼下的看着楼上的无动于衷后找佣人端了杯牛奶上去,那个外国小女孩一看陶微的眼神就立即明白过来端着咖啡上去,也不说话,只是把牛奶给容丰,指指里面又在看书的女人后就走了。

他才转头在看她一眼,然后端着牛奶进去:“嗯!”她抬头,看他一眼后淡淡的说:“先放着吧,现在不想喝!”继续翻着书页,刚买的课外书还没看完。

“要我喂你喝?”他几乎没有耐性的,那么冷冷的一腔。 小慈不悦的抬头瞪他一眼,然后把书合上接过牛奶慢吞吞的喝着继续看书。 “你一定要这样?”他冷冷的说。 她看他一眼,几天不见,还是那么拽啊容总裁!但是嘴巴上却什么都不说。

倒是他,神经病一样的突然缓缓地蹲在她跟前把她手里的书本放到一边去,然后突然又温柔的说:“乖乖的把牛奶先喝完!”她只是吃惊的看着他,这个大变态,超级大变态。

他怎么能这么无耻。 一边对别的女人放电,还一边对她……小慈决定无视他的态度:“我想一个人清静点行吗?”她几乎是恳求,百分百诚意的恳求。

“等你喝完我就走!”他看她那不欢喜的样子,也不想多逗留,但是她实在是太不配合:“我当然毫不介意亲自喂你喝完。 ”又加了这样一句。 总是那么理所当然的,漫不经心的。 小慈心想,这人是不是有病?若不是一起待过一段时间,她真的要怀疑他是个病态了,而且很严重的。 端着牛奶不情愿的喝了一半,胃里翻江倒海的厉害着呢,她终于喝不下去:“我喝一半行吗?”几乎是祈求的眼神,她尽力了。 他就一下子知道她这次病的有多厉害。 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眼里渐渐地泛起波澜,从她手里把杯子拿掉,静悄悄的,什么都不再说。 她低着头也不再说话,卧房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他站在窗口一会儿,看着外面的寂寞天空,双手cha在口袋里静静地看着那片冷寂:“你怎么这么不坚强?”她湿漉漉的长睫缓缓地煽动了一下,长睫下的双眸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一双柔荑。

什么也不知道说,也不知道怎么说。 “你一直都那么坚强,为什么还要这么轻易地倒下?”他皱着眉,冷冷的表情,酷酷的眼神,声音清淡的让她只是紧紧地揪着手指头。 眼看着针管里渐渐地涌上血液,她知道,药水没了,今天终于又结束了,打了一天,身子疲乏的厉害。 但是痛感渐渐地让她有了知觉的时候,她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放在针管处,却迟迟的不知道怎么拔下来,就那么看着,看着血液迅速的往上升。

然后把胶布从手上轻轻地撤掉。

还知道痛,就证明还活着。

多可笑,活在一片水深火热,已经把自己弄得接近麻木。

柔荑稍微一用力,针头就从血管里弹出来,点点的血滴,她迅速的扯来纸巾盒子里的纸把针头堵上,血才不会弄得到处都脏掉。 他转头,看着她的动作,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干净利索,是血,染红了他的眼,让他迅速地走了过去,在她床边坐下,把她的手拉过来,她自己在摁着呢。

他激动的看着她,眼里又是恨的浓了,她那看似漫不经心的,干净利索的几个小动作,她的心里又是怎样的感觉?眼泪不争气的滑过她本就憔悴的脸颊,那一刻,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紧紧地抱着她:“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爱自己!”他唯一说的,便是这一句,像是诀别的话。 她的脸上终于一下子满了泪痕,只有他的怀,才是她最想去的港湾里。

任由他做任何事到何时?极具煎熬的一颗心,他紧紧地抱着她捧起她的脸轻轻地吻着她的额头,鼻尖,柔软的发烫的唇瓣。

门还敞开着,楼下的人上来送水果,看到那两个缠绵在一起的人的时候轻轻地把门给他们掩上。 她就那样与他拥吻着,所有的思念,无法抗拒他的亲吻。 他也吻着她,原本只是安慰的浅吻渐渐地变化,他的吻越来越烈。

越来越浓,越来越藏不住的思念渐渐地溢出来,呼吸里,空气里。 满是的旖旎都因为这场爱里两个人全是输家,输的一败涂地。

  • A+
所属分类:情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