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回 岳阳探信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09106 次

第二百三十九回 岳阳探信沧狼行最新章节

腊月初的洞庭,一片风雪,湖畔的岳阳城中,来来往往的行旅客商络绎不绝,银装素裹中,一派繁华景象。 李沧行装扮成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小汉子,坐在岳阳楼的二楼靠窗的位子上,一个人吃着面条。 自从在重庆府外的小树林里离开峨眉派后,已经半个月了,他虽然嘴上说要去北方,但心里总是想着洞庭的正邪之战,于是日夜兼程地赶到了这里。

来此之后他便失望了,从街上一些丐帮弟子和酒楼里的一些江湖人士们的话,都能反映出洞庭之战虎头蛇尾,正邪双方都没有派出大批主力弟子,虽有重量级人物到场,但也都忌惮对方的实力,最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撤退。

李沧行一边吃着面条,一边思索着接下来的打算,既然无法在这战中寻机杀掉些魔教高手,那便只有找机会加入某个帮派了。

他的脑子在飞速地思考,耳朵却竖了起来,听着角落里那几名江湖人士的闲扯。 左首的红脸汉子道:“二位,听说了没,半月前洞庭一带差点一场大战啊,魔教冷天雄和华山双煞都亲临此地,听说后来在君山双方相遇了,不知为啥没打起来。

”右道的青衣刀客接上了话:“可能是互有忌惮吧,他们这样的高手过招,胜负只在毫厘间,没有充分的把握时突然遭遇,最后十有*是选择撤离。 上次在巫山派不就是这样么,真正打的热闹的还是象屈彩凤、李沧行这些小辈们。

”另一名身穿黄衣,披头散发的中年汉子突然道:“他们要是算小辈,那司马鸿和展慕白的年纪也不大,这又是如何说?”青衣刀客呷了口酒,说道:“王朋友,不一样,这二人剑术通神,司马鸿机缘巧合,几年前就学得独孤九剑。

罕逢敌手,落月峡一战大发神威,击毙数十名魔教高手,邪派中人闻其名皆胆寒。 ”“至于那展慕白,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一门邪气十足的剑法,武功突飞猛进,一年前单人独剑挑了青城派,还杀了魔教长老老六指,这二人已被视为当今江湖顶尖高手,自然不可以年龄妄论。

”王朋友有些不服气道:“可那李沧行与屈彩凤也非等闲之辈。

那屈彩凤也会几招天狼刀法。

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巫山派的寨主。 号令江南七省的绿林好汉。 ”“李沧行更不必说,此人虽淫名在外,但这几年所过之处也搅得是鸡飞狗跳的,这不。 前一阵不是听说狠狠地教训了一下巫山派后,又离开了峨眉派吗?刘大哥,你消息灵通,给我们说说。

”红脸的刘大哥一下子来了劲,把嘴里嚼着的牛肉咽了下去后,又喝了口酒,双眼放光地说道:“王朋友的消息也不慢嘛,这李沧行确实快成了近几年江湖的传奇了,听说这家伙落月峡之战时就企图迷-奸师妹。

后来到了武当后还是死性不改,好象还让他得手了,最后给赶出了武当。 ”“这家伙先后在三清观和峨眉派混过,最后也都离开了。 不过听说此人武功邪门得紧,打败过锦衣卫副总指挥达克林。 魔教大弟子宇文邪也败在他手上,前不久在巫山派生擒屈彩凤,一举消灭巫山派数十名高手,可谓英雄出少年啊。

”青衣汉子与王朋友不约而同地一拍桌子,喝了声彩。

刘大哥又喝了一口酒,话锋一转:“不过要是论武功嘛,这李沧行似乎从未学到过独孤九剑和天狼刀法这样的顶级武功。 ”“从江湖的传言来看,他的拳脚功夫不错,但剑术稍逊,还不能算绝对的一流高手。 所以我对所谓他打败达克林的传言一直是不太相信,而且当时也没人能见证,也许是他自己吹牛的,再要不就是有高人相助。

”“管他呢,就冲这份年轻人碰到达克林这样的高手,也敢挺身而战的勇气,就配得上好汉子三个字。 我老王服他。

”王朋友又是一碗烈酒下肚,脸色也开始向刘大哥靠齐了。

青衣刀客突然道:“听说屈彩凤被那李沧行生擒,后来怎么又给放了?”刘大哥道:“个中缘由我也不太清楚。

最近江湖上一直在流传,说是半个月前屈彩凤会合了魔教的老烈火,企图偷袭峨眉的人,结果反而被李沧行设计反击,几乎全歼。 老烈火死在他手下,而屈彩凤被擒获,后来又给放了。

”“这屈彩凤回寨后,据说大哭三天不见人,三天后发出罗刹令,要求凡巫山派属下或者是朋友,皆要追杀李沧行,甚至传说屈彩凤跟一直想与她们合作的魔教也开出了条件,说是魔教的人杀了李沧行后,巫山派就愿意与他们合并。

”青衣刀客闻言一惊:“什么?这就是说只要魔教杀了李沧行,巫山派甘愿成为魔教的属下分舵?”刘大哥点了点头:“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青衣刀客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靠,这李沧行不会是老毛病又犯了把这屈彩凤给……”刘大哥也跟着笑了起来,不过他摇了摇头:“我觉得不太可能吧,那次有峨眉的人随行,听说他那个武当师妹也在其中。

”青衣刀客还是坚持自己的猜测:“那为啥这屈彩凤不管其他人,偏偏盯这李沧行报仇,还开出这种条件?而且你不是说他离开峨眉了么?刚立下这样的大功就走了,会不会……”王朋友打断了青衣刀客老李的话:“哎,老李,听你这一说还真有这可能!哈哈,不过这样也好,屈彩凤那个泼妇就该受点这种教训,看她以后再嚣张。

”“他妈的,每年老子押镖都得抽四成油水给她,去年跟老子的镖局提前要今年的份子钱,东家哪拿得出来,这婆娘居然派人把镖局给砸了!害得老子现在只能出来混丐帮,李沧行给老子出了这口鸟气,再好不过。 ”李沧行听到此处差点笑出声来,刚喝进去的一口面汤“噗”地一声喷在了碗里,惹得三人同时向这里看来。

李沧行忙把脸埋在了端起来的碗里,心中却在高兴之余有些吃惊,想不到那屈彩凤竟然如此刚烈,居然不惜投靠魔教,做人属下,也要置自己于死地。 他的脑海里又回想起冷天雄那夜的杀气与凌厉的眼神,不禁有些后怕起来。

“王朋友,说话还是小心点吧,毕竟这里以前是巫山派的地盘,最近来往这里的魔教之人也不在少数,当心祸从口出啊。 ”青衣的老李担心地说。 王朋友酒喝得有些多了,脸已经变得比老刘还要红,舌头都大了起来,他重重地把酒碗向桌上一顿:“怕个鸟,老子现在进了丐帮,谅他们也不敢乱来!这里毕竟是大勇分舵的所在,咱们闯江湖的没了个勇字,那还混个屁啊。 老子就是看以前的镖局东家没点气概,给土匪婆打了就乖乖交钱,这才一气之下离开的。 ”刘大哥忽然道:“王朋友,听说贵帮主公孙大侠前几天也来了岳阳?”王朋友一边向嘴里塞牛肉,一边含混不清地说道:“是啊,本来说是为司马大侠他们助拳的,结果没打成,现在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哪里。

不过前天刘舵主交代下来了,说是帮主要我们打探一下那李沧行的下落,若是发现要设法邀请。 二位都是我王老六的朋友,要是碰到了也帮忙传个话啊。 ”。

  • A+
所属分类:情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