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周门 第四十六章 大陆文学 感受幸福800字

来源:本站2019-06-1022 次

天周门  第四十六章  大陆文学 感受幸福800字

“爹,爹,爹,你醒醒啊爹,你别吓楚儿,楚儿怕。

”楚云落艰难地睁开眼睛,见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喃喃道:“师姐……是不是师姐,师姐快走……”楚儿哇地一声哭起来,都这个时候了他心里根本就没有她这个女儿嘛。

见楚儿泪眼模糊地看着自己,楚云落稍微清醒点了,不由得心疼道:“楚儿别怕,爹爹还没死呢,怎么啦,楚儿怎么会在这里?别哭了,脸都哭花了还哭。 ”“我去正殿求了古仙君一天了她才让我进来看你的。

可是……可是你都不想楚儿,只想娘亲,爹爹心里根本没有楚儿,爹爹已经把楚儿给忘了。 ”“怎么会,爹爹每天都只想着楚儿一个人,再说楚儿已经长大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记得楚儿小时候不爱哭鼻子的。

”楚云落无奈道。 楚儿一边抹眼泪一边指着楚云落哭道:“人家本来是不哭的,人家伤心嘛。 爹爹你会不会死啊,你死了楚儿怎么办,你到底犯了什么错他们要这么对你?”八条粗铁链从身体穿过将他悬挂至空中,身上还有许多密密麻麻的小孔,那是被钻心蛇钻出来的,由于时间久了,从体内出来的血从一开始的黑色慢慢变成红色,到现在血流得已经很少了。

只是虽过了这么久,伤口还是没有完全愈合,稍微动一下就疼得要命。 楚云落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咧开干燥且破解的嘴唇笑道:“爹爹做了些违背门规的事情,所以受了点惩罚,不过没事的,不是还没死么,只要没死就什么也不怕,楚儿乖,快回去,大伯该担心了。 ”见楚儿不吭声,忙问:“你不会瞒着大伯出门的吧,这丫头,还不快回去,大伯现在指不定在哪里到处找你呢,乖,快回家。 ”谁知楚儿把头一歪,道:“不,爹爹在这里受刑,就要死了,楚儿绝对不会丢下爹爹一人的,要走楚儿和爹爹一起走,不然楚儿就陪爹爹一起受罚,爹爹不许赶楚儿走,楚儿死也不离开爹爹了。

”楚云落哭笑不得,都怪自己对她不严加管教,现在都不听他的话了,自己现在身受重伤,全身几百个窟窿一直滴答滴答流着血,修为也所剩无几,哪天会受不了突然死掉都不知道,实在没有力气再和她吵,于是柔声道:“楚儿乖,回家后代我向你大伯问好,说我现在很好。 叫他和嫂子不必担心。 ”“都说我不走了,楚儿会一直陪着爹爹的,爹爹不在的日子里夜兰叔叔教了楚儿些医术,现在爹爹受伤这么严重,正好可以派……”话还没说完感觉肩膀一阵剧痛,楚儿惊讶地看着楚云落,然后倒在一个黑衣弟子怀里不省人事。 楚云落点点头道:“有劳李师弟了。

现在铸机楼的人估计已经在到处找楚儿,有劳师弟将她抱下山,到时候会有人带她回家的。 ”李师弟点点头,抱着楚儿走了出去。 “喂姓楚的,你什么时候生了个女儿,害我们神君对你是日也思念夜也思念,你倒好,都有女儿了。

”对面牢房里一年前被抓来的几个男妖精开始起哄,一刀疤男更是道:“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自从出现了皇后,神君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虽还是面无表情,总归是不怎么刁难我们了。

”“什么,他就是楚云落?”旁边一人回头就是一个暴栗:“连这都不知道。

”“不知道神君要是知道他在这里受苦,会不会来救他啊,如果来的话我们也就能早点出去了。

”“你闭嘴,这世上有神君不知道的事么,都说神君有新欢了,就算没有皇后,如天也比这小子强太多了,神君对他也是很放纵呢,做什么也不管,明着是神君做主,可魔宫里哪件事不是如天在处理的,要不是皇后的出现,如天现在怎么也成了皇后了……”“那可不一定,你看神君那样子分明是喜欢如天的,听说神君多次明里暗里向他表意,但是如天竟然不给面子拒绝了神君。 ”“你不知道可别乱说。 ”“不都说了是听说的嘛。

”“现在神君真正喜欢的可是皇后。

”一妖精接道:“是啊是啊,皇后还真是厉害,整个魔宫除了如天,恐怕只有他一人能心平气和地和神君说话了吧。 ”“岂止是这样,神君很听皇后的话呢,现在神君吃饭睡觉一刻也离不开皇后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么,吃饭睡觉都已经离不开他么?吃饭睡觉,还听他的话,他就没有和她吃饭睡觉过,她也一向做事主观果断,不会听他的话,在她身边,他一向是跟在她身后导致她一直觉得他很幼稚。 可这个皇后才和她相处多久就已经……,话说自己和她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还抵不过她成神后他的短暂陪伴?她宁可追寻那永远不会有结果的幻影,宁愿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以一个陌生的身份去重新接受一个凡人,关键是发展还……这么快,为什么就不能接受他?楚云落肺都要气炸了,知道是嫉妒心开始作祟了,可是还是控制不了的生气,她以为她这样就能让他对她死心了么,不可能,什么小善,不就是会吟诗作对么,又有什么的。 “你笑什么?”大家看着楚云落,不明白都到这个时候了他有什么可笑之事。 楚云落低头看着大家,脸上露出邪魅的笑:“不瞒大家,楚儿其实正是我和师姐的女儿。 ”“什么,怎么可能?”“神君怎么可能跟他……”“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神君以前就喜欢他这种类型的,十几年前的事了,谁说得清楚啊。 ”牢房里顿时炸开了锅,对他们来说这个消息实在是过于劲爆,想不到神君以前还有这么个风流韵事。 忽然,一人道:“可是,既然是母女,怎么长得一点都不像?”想想神君那倾城绝世的容颜,哪是刚才那小丫头能比的。 楚云落对着说话的刀疤男笑道:“谁说孩子一定要长得像母亲,你这么丑,你母亲难道也和你一样丑不成?”男子低头喃喃道:“好像也对,听我爹说我母亲年轻时长得很漂亮的……”话罢猛然反应过来,气道:“你小子怎么骂人?”楚云落不说话,只是看着众人笑。 越是不说话,大家越是生气,还好狱卒即使出现,不然大家指不定会吵到什么时候去。 天周门正殿内众长老正在商议要事,突然自门外冲进来一个弟子,道:“报掌门,巡逻的弟子方才在山脚发现一名女子浑身是血,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分不清是不是门中弟子,请掌门定夺。 ”“带上来。 ”古倾城转身仔细大量大殿内已经没有生气的血人,皮肤裂开来,身上全部是血,看不清楚脸。

忽然一长老上前去将人扶起来。

古倾城:“玉始长老你……”玉始:“此人正是在下被木离抓去的弟子明月,一息尚存,请掌门让我带她回去疗伤,等她醒了再带她过来问话。 ”古倾城点头,转身道:“再多派些弟子下山认真搜查,既然白雀把明月救出来了,春秋估计也已经被放出来。

”众弟子齐声道:“是,掌门。 ”魔宫外,平时门外的魔兵多的要命,现在一个守门的人都没有,看着甚是荒凉,简直不敢相信里面坐着个神。 庄越儿等得黄花菜都凉了也没见无刑从魔宫里面走出来,一阵风吹来身下的树干摇摇晃晃的,果然睡在这里还是不行啊,几天下来庄越儿无比想念她的大床。

这么好的天气,搞不好神君心情一好,把无刑给留在身边了也说不定,也许他现在是他们之中过得最好的。

“真是的,真是见了鬼了竟然会信他的话在这里等了他三天,什么嘛,自己什么时候那么相信他了,明明都说了是猜的我还信,还真是没救了。

”单身下树,整理了下衣服和头发,在湖边照了一下镜子,决定还是自己一个人走吧,这结局很多时候她自己是早就猜到了的,算了,她一个人又不会死,大不了找个好山头创办个自己喜欢的门派,话说自己这一身的本领还没有找到像样的传人呢。

以前她从来都是跟在七重身边为他做事,之后是为仇雪,现在终于要一个人了。

如今仙魔分庭抗礼,六界相对和平,正是她一展身手的好时候。

忽然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庄越儿连忙往路边草丛里躲起来,见一小姑娘提着个小竹篮从旁边走过。 庄越儿顺手施了个定身诀,跳到路上差点没把她吓一大跳,一双大眼睛惊恐地(快捷键←)[][][](快捷键→)。

  • A+
所属分类:情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