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回 终结魔神沧狼行最新章节

来源:本站2019-07-1224 次

第一千零三十四回 终结魔神沧狼行最新章节

英布的惨叫声随着这火焰的呼啸声,伴随着那一缕黑气消散而去,再也听不到,李沧行长舒了一口他,他知道这个丑恶的灵魂,被斩龙刀所伤,由于终极魔气会自动地触发斩龙刀中的烈焰,所以他直接给形神俱灭,连转世都不可能了。

只是李沧行看着吴芮的样子,整个人都挂在了这斩龙刀上,鲜血不停地透过斩龙刀的刀锋,从他的后背处流出,眼看也是不能活了,但他的脸上挂着笑意,直望向远处的毛王妃的幽魂,轻轻地柔声道:“阿莲,你,你还好吗?”毛王妃一声悲呼,也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本来被英布一掌重创,几乎不能行动的她,突然从地上弹了起来,一缕黑烟从空中飘过,竟然生生地落到了吴芮的身前,搂着吴芮的身体,痛哭道:“芮郎,你这是,你这是何苦?”吴芮微微一笑,他的嘴唇已经渐渐地失去了血色,而眼神中却尽是温柔:“傻丫头,你,你没听那恶贼说吗,只要,只要我一放松,让他,让他夺了这身体的控制,他就会,就会对你下手。 我,我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这样的事情发生。 ”毛王妃尽管已是幽魂状态,但丝丝黑珠一样的眼泪,仍然从她的眼中滚落,她的眼睛,也变得一片红肿:“你,你这又是何苦,我反正,反正肉身已毁,而你好不容易复活,那英布,英布受了重创,本来,本来就不能撑太久,你就是,就是让他暂时夺了身体,他也活不了多久,这身体终究还是你的,你又。 你又何必要为了我这个幽魂,舍弃自己的,自己的生命?!”吴芮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世上,如果没有了你。 那么,那么我吴芮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又有,又有什么意义?阿莲,我知道。 我知道这世上最痛苦,最残忍的事情,就是扔下爱侣,自己,自己一个人独活。

所以当年,当年我骗了你,我知道,知道你恨我,所以我说什么,说什么也不要去转世。

我在,我在奈何桥前,一直,一直等你,可是,可是我没有,没有想到,我等了,等了你一千七百多年,你竟然。 竟然还是没有来。 ”毛王妃泣不成声,拼命地摇着吴芮的肩膀,哭道:“芮郎,别说了。

你别说了,我明白,我一切都明白了。

是我的错,是我错怪了你,我应该,应该早点陪你转世的。 你一直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我,我却没做到我们的誓言,还怀疑你,芮郎,是我不好。

”吴芮的脸色突然变得红润起来,说话的声音也一下子中气足了不少,他的头扭向了李沧行,笑道:“李,李大侠,其实,其实英布上我身后,我就,我就醒过来了,所有的一切,我都,我都看到,听到了,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夫人,只可惜,只可惜我吴芮没有什么,什么可以回报你的了。

”李沧行和屈彩凤也被吴芮夫妇这段感人至深的爱情,弄得热泪盈眶,李沧行摇了摇头,勉强抬了抬手,说道:“这些,这些不过是,份内,份内之事,英布,英布这个恶魔,绝对,绝对不能让他重回人间,祸害苍生。

”毛王妃抹了抹眼泪,转头对李沧行说道:“李大侠,对不起,是我,是我的错,昏了头,黑了心,居然放出英布这样的邪神来对付你,把你们二人伤成这样,都是我毛阿莲的错,你们的这份恩情,我只有来世再报了。

”李沧行微微一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毛王妃,不必自责,贤伉俪今生终得重逢,可喜可贺。

”毛王妃摇了摇头,幽幽地说道:“这里是有一条秘道出去的,只是,只是不知道你们是否能用得上。

”李沧行的心中一动,点了点头:“真有出去的办法吗?”毛王妃点了点头:“不错,这个坟墓,本就是用那冰之哀伤的寒冰之力所建,我们,我们在建这里的时候,就是用冰之哀伤,把我夫妇二人的尸体给冰结住,使之永远不至于,不至于腐烂,我想着,想着能寻一个有缘之人,能成为我的宿主,我知道这是害人,可是,可是为了救活芮郎,我不惜去下地狱!”屈彩凤轻轻地叹了口气:“毛王妃,你明明有这尸身在,为什么不在自己的身上复活,而要去害无辜的人呢?”毛王妃长叹一声:“屈姑娘,你有所不知,我们的尸体,不是灵魂随便就可以上去的,而且,而且我不知道王爷的灵魂在哪里,本来我是想找一个宿主的身体,离开这古墓,然后去寻王爷的转世灵魂,带回这古墓中,将他复活。

”“而且,而且这邪灵英布,要放他出来,有可能会为祸人间,至少,至少也会破掉这个古墓的结界,一旦失去了冰封的效果,那我夫妇二人的尸体,也不可能保留多久了。 ”屈彩凤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现在这里的冰封结界已经解除,我们可以离开这个古墓了对吗?”吴芮突然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头:“没这么简单的,屈姑娘,只怕,只怕你们二位,得有人拿得动这冰之哀伤,才可以出得去。

”屈彩凤奇道:“王爷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那个石棺的后面,不是出路吗?”吴芮叹了口气:“此处墓穴,当年是我寻找到的,这里的内部是个极热的火山,所以我是以冰之哀伤的力量,镇住了火山中的热量,才能营造出如此的结界,此处可以造化阴阳,转化炎寒,所以可以达到扭曲时间的效果,当年我服毒自尽之时,还曾想着阿莲或者我的子孙,能有本事控制冰之哀伤,将我复活,现在想起来,实在是可笑得紧。

”李沧行恍然大悟:“所以,所以你早就盯上了英布的冰之哀伤,就是要毛王妃引诱他过来杀掉,以夺他兵刃吗?”。

  • A+
所属分类:情感小说